跳至主要内容
建造业议会 - CIC

《冤魂》

响应建造业议会「抗疫社区关爱行动」的呼吁,在五一劳动节与廿多位建筑界领袖及义工朋友,到我儿时生活的九龙城派发抗疫关爱包。配合当时「限聚令」的要求,我们三四个人一组,走遍九龙城各主要街道。我与香港工程师学会会长馀锡万、他的儿子卓贤及年青建筑人陈文毅老中青组合,穿起建造业工人服,负责城南道和龙岗道,刚巧是我出生和读书的地方。大队一共向在街市、垃圾站、报纸档、茶餐厅、车房等地方工作的工友,派发了八千个口罩和千多支消毒搓手液,小小的心意加上一句「劳动节快乐」,让千多位辛劳的工友,感到人间有情。

在商业社会,劳工阶层往往要付出很多,但未必得到合理的照顾,不少人更可能在工作时付上宝贵的生命。在过去十年,总共有179位工友,因为建造业工业意外而牺牲,破碎了多少美好的家庭!

整体来说,公营和私营界别的建造工程量开支是相若的,但是私人工程的致命意外是政府工程的四倍,我们单单将私人工程的安全表现改善到与政府工程看齐,便可以挽回过百条宝贵的生命。

另外一个重灾区是维修保养,占了建造业死亡意外的四成。屋宇署于2019年颁布了针对外墙维修保养的楼宇设计安全实务守则,将会提升未来新建楼宇的维修保养工程安全系数,但远水救不到近火,守则对已经建成的楼宇并没有追溯力。现时香港有44,000幢根据「建筑物条例」建成的楼宇,绝大部分在设计的时候,并没有充分考虑到楼宇在维修保养时安全施工环境的需要,因此很容易产生意外。上星期五便有一位25岁的年青工友,在荃湾柴湾角街一幢工业大厦进行外墙维修时堕下死亡,遗下一岁大的女儿和有身孕的太太,他是今年第五位牺牲的建筑人。

旧楼外墙相关的维修工作是死亡陷阱、严重工业意外的火药库,是一个不可以逃避的议题,社会始终要面对和解决。

香港建造业的安全表现是不理想的,假若我们仍然只是小修小补,或许以后每年都会继续有十多廿个来自香港建造业的冤魂野鬼到阴间地府跟阎罗王报到。

录像来源:MTR Hong Kong

陈家驹
主席
2020年5月15日

最后更新:2020-05-15 09:3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