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建造业议会 - CIC

《解决师》

新加坡国父李光耀曾经说过,水资源是新加坡最重要的议题,凌驾一切,所有其他政策,也要跪低、为它让路。对新一代的香港人来说,可能难以理解,因为他们没有尝过60至80年代香港制水的滋味,其中最严重的1963年,每四日供水一次,每次四小时;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广东省每年为香港供水超过8亿立方米,占全港用水量八成;更没有香港人会担心广东省闩水喉。新加坡的故事可不一样了。

特区政府水务署和渠务署,最近联合牵头,于香港筹办了「第八届国际水协亚太地区会议及展览」。新加坡代表说,他们的地方细,难以兴建足够的水塘储存食水,因此需要依赖马来西亚供水,但是协议将于2061年完结,新加坡政府需要于死线前,做到自给自足,这是一个生死存亡的问题。

新加坡以收集雨水、海水化淡和污水再造,三管齐下,现时已经可以提供约40%的食水用量。政府团队正日以继夜,与时间竞赛。

 

新加坡政府正是凭着这种居安思危、自强不息、迎难而上的奋斗精神,带领新加坡在过去四、五十年,多方面取得辉煌成就。喜欢怀缅过去的香港,可要好好的学习。

香港部分立法会议员,逢政府必反,盲目拉布,损害了香港;加上过去几个月的社会暴力事件,愈演愈烈,重创香港的经济,建造业开始无力招架。现时在新工程地盘拍卡开工的工友,与一年前比较,下降了接近一成;香港建造业总工会于上月宣布,大部分工种将冻薪一年,反映问题的严重。

建造业议会于 10月初,约见立法会各党派议员,希望财委会尽快审批在7月1日立法会被破坏前,工务小组已经批准的700亿工务工程,以解燃眉之急。

录像来源:IWA-ASPIRE

陈家驹
主席
2019年11月15日

最后更新:2019-11-15 11:4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