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建造业议会 - CIC

《不再同流合污》

十六年前,香港爆发「沙士」疫症,夺去299条宝贵生命,包括八名英勇救人而殉职的医护人员,很多香港人至今仍犹有余悸。1894年英军占领香港不久,也曾发生过严重的疫症灾难。当时衞生环境恶劣,鼠疫在外地传入后,一发不可收拾,导致超过2,500人死亡,祸延整整三十年。

香港开埠早年,雨水和污水是共同排放,利用雨水冲走污物,直接排到海港,实行「同流合污」。鼠疫过后,殖民地政府痛定思痛,决心改善香港的衞生环境,采纳了专家的意见 ── 「雨污分流」,敷设独立的雨水和污水排放系统,奠定了香港渠务发展的基础。

六十年代到海滩游泳,水清见底,但到七十年代已经差了很多,当时大部分污水及废水,只是经过简单处理,甚至未经处理便直接排入大海,导致香港水质明显下降。红潮来袭,泳滩被迫关闭,渔业备受影响;广受欢迎的渡海泳,也因为水质问题,被迫于1979年开始停办。

「净化海港计划」复盖维港两岸超过五百万人口 相片来源:渠务署

渠务署在1989年正式成立,集中资源提升本港污水处理及防洪水平,不停与人口增长和气候变化作时间的竞赛。成立不久便启动了一项举世瞩目的世纪基建工程 ── 「净化海港计划」,兴建了一个复盖维港两岸十个区域的极深层隧道网络,收集香港各区的污水并输送到昂船洲污水处理厂进行处理,再经过1.7公里长和90米深的隧道排放到维港以外,是亚洲最长的极深层污水隧道系统,总长达44.6公里,差不多等如港珠澳大桥,最深的一段更达163米,与中环怡和大厦的高度相约。

「净化海港计划」屡获本地及国际殊荣,于2018年更获英国土木工程师学会年度大奖Edmund Hambly 奖章及第十五届中国土木工程詹天佑奖的「市政工程组别」奖项。刚退休的渠务署署长唐嘉鸿说,最大的欣慰是全部工程完成后,维港水质大为改善。2017年的渡海泳可以回归昔日从尖沙咀至湾仔的泳道,看到近3,000名泳手带着灿烂的笑容在维港畅泳。

前发展局常任秘书长韩志强,也曾经参与这一项世纪工程。最让他眉飞色舞的回忆是带领团队,运用他工程师和大律师的智慧,击退无理索偿并劈炮离场的外国承建商。

2017年渡海泳回归昔日从尖沙咀至湾仔的泳道 相片来源:渠务署

2017年及2018年香港分别受超级台风天鸽及山竹吹袭,对香港没有造成重大的破坏,渠务署也居功不少。

过往每逢暴雨,低洼地区便水浸成灾,新界东北地区尤其严重。渠务署在过去三十年以「上游截流、中游蓄洪、下游疏浚」的防洪策略,做了大量的防洪工作。在荃湾、荔枝角及港岛西的半山兴建雨水截流隧道,收集雨水并透过隧道直接排放出海;「中游蓄洪」是分别在大坑东、上环、跑马地和观塘兴建大型地下蓄洪池,在暴雨期间储起上游集水区的雨水,待暴雨过后才把暂存的雨水排至下游;而「下游疏浚」是于下游建造排水渠及箱形暗渠,改善下游集水区的防洪力量。

1989年台风布伦达为锦田带来严重水浸 相片来源:渠务署

今年是渠务署成立三十周年,成功的地下工作,为香港提供了高效的排污和防洪系统,成就香港成为一个衞生和安全的宜居城市。

录像来源:New World Harbour Race新世界维港泳

陈家驹
主席
2019年5月31日

最后更新:2019-05-31 09:2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