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建造业议会 - CIC

《会八仙》

「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康定情歌》让我记起多年前,骑着马驰骋於上水双鱼河附近山野的明媚风光,也激发起我登山远足的冲动。

上周末趁着天气清凉,决定重游号称本港最具挑战性的八仙岭山脉。从沙螺洞起步,经鹤薮水塘,上屏风山,经黄岭再闯八仙岭,经仙姑峰下山到大尾笃收队。沿途山峦起伏,落完又上,上完又落,全长接近15公里。当日天朗气清,能清楚看到沙头角海和鹿颈、吊灯笼和印洲塘、船湾淡水湖和赤门海峡;远如蚺蛇尖、马鞍山和大帽山也可以尽收眼底。相比瑞士的湖光山色,也毫不失礼。

中学时参加了「爱丁堡公爵奖励计划」 (即现时的「香港青年奖励计划」),遇上了当时该计划的总干事赵润涛先生,一位充满热诚的青年工作者。他待我们亲如子侄,常带我们走进香港的郊野寻幽探胜,潜移默化地改变了我们的一生。那些年,我们的周末和假期尽在山野间度过;虽然没有豪华游艇,但独木舟也能让我们游遍西贡各美丽海湾。

1965年的平安夜特别寒冷,最低气温不到10度。那晚我们在元朗大棠参加「夜山」训练,但学艺未精,在山上迷途,被迫在一块大石上露宿一宵,天光後才步行回到营地报到。当晚不独寒冷,还下着毛毛细雨,只靠身上的二手军用雨衣,四个年青人瑟缩一起,互相支持,熬过了难忘一夜;我们四人日後亦成为了好朋友。

另一则不一样的经历发生在1970年左右的夏天,我们从西贡基地划独木舟至美丽的浪茄湾露营。两天後天气突然转坏,决定提早结束及回航,但风浪太大,还没有穿过破边洲已有数只独木舟被吹翻,我们被迫折返。风雨交加下,只好到当时荒废了的浪茄天主教堂暂避,天光後再派人步行到西贡报警,由水警轮拯救我们脱险。

於1971年趁着万宜水库大坝合龙前,组织了「双龙出海跨官门」的大制作历史性活动。官门水道 ── 即现时的万宜水库东坝附近,两岸距离最狭窄的地方不到一千公尺,潮退时水深只及腰,可以涉水横渡。1,200人分成两路,一队由北潭涌出发,另一队由粮船湾出发。两队在水道中流会合,人链驳通两岸,蔚为奇观。是当年香港旅行界的盛事,亦是空前绝後的创举。

香港的郊野非常美丽,有山有水;最难能可贵的是从闹市出发,不用长途跋涉便可以享受大自然美景。我於90年代出任戴麟趾爵士康乐基金委员会主席时,推出「享受郊野计划」,鼓励市民体验和享受郊野的乐趣。建造业议会现时推行的「建造业运动及义工计划」,鼓励建造业从业员参与体育运动和义务工作,也是同一理念。

大家不妨趁圣诞假期享受一下世界闻名的麦理浩径或龙脊的漂亮景色,一起庆祝香港郊野公园成立40周年。在亲亲大自然时,也紧记要保持郊野公园清洁和宁静,自己垃圾,自己带走。

预祝各位圣诞快乐!

陈家驹
主席
2017年12月15日

最后更新:2018-07-19 19:3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