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建造業議會 - CIC

《飲茶食飯 可免則免》

年青時我曾經到過西貢的香港外展訓練學校參加為期28日的野外訓練,大部分時間都是上山下海的挑戰,遠足露營、獨木舟、風帆,活動編排得密密麻麻。其中有三日兩夜是野外獨處訓練,將我們分派到不同的荒島上,像湯漢斯在電影《劫後重生》裏,獨個兒靜靜學習與自己對話、檢討自己的過去和思考未來的人生。當時我還不足廿歲,仍然在求學階段,一切也是美好的,不懂珍惜這個難得的機會。不過上天似乎對我特別眷顧,半世紀之後,在三月初再恩賜我一個靜思的機會。

根據「建造業工地強制檢測」的精神,建造業議會要求所有同事、學生和參加工藝測試的工友均需要持有有效的陰性檢測證明。在參與自願檢測的過程中,有一位總辦事處的同事證實確診,而我與好幾位同事也被衞生署評定為密切接觸者,需要接受隔離觀察,幸好大家都大步檻過。

我選擇了到「竹篙灣檢疫中心」接受隔離,原因是想體驗一下MiC 「組裝合成」建築法的成品。在過去四年,建造業議會和發展局非常努力在香港推動 MiC,因為我們確信它對香港好、適合香港,可以徹底改善香港建造業的安全、品質和效率問題。

協助建造業抗疫和防疫也是CIC在過去一年的重點工作。我們發起籌款協助不幸確診和需要接受強制隔離的工友,派發防疫物資,安排醫療團隊上門到工地為工友提供檢測服務,又發動建造業人員自願檢測持陰性證明上班等。

檢疫隔離並不是度假,一個人單獨被關在一間200呎的小房間並不好受;相信確診的同事更加辛苦。有同事問,推動MiC 和鼓勵建造業自願檢測也是頭等好事,為什麼疫症和隔離偏偏要發生在我們身上呢?

我的看法是,如果我們沒有推動建造業自願檢測,染病的同事不會在這麽早期便被發現而可以得到治療,可能會有更多同事被感染,後果會非常嚴重;如果我們沒有推動 MiC,又何來竹篙灣這麼雅潔的隔離設施給我們使用呢?這是因為大家努力,種下善因而得到的善果。

疫症面前沒有強者,話之你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或者是球王C朗拿度也要「跪低」。只有接種疫苗、戴口罩、減少接觸、保持社交距離、做好個人衞生才是正道,飲茶食飯可免則免!

祝福大家平安。

錄像來源:發展局

陳家駒
主席
2021年3月15日

最後更新:2021-03-15 09:43:48